TOP

News·动态

新高考的风,怎样撩拨了教育信息化市场?
2018-12-12

新高考全面执行,教育信息化市场也随之被卷入了一个新时代。


因为在新高考下,教育的多个环节会被重塑。但不管是学生要面临的学生生涯规划、选课指导、个性化备考等等变化,还是学校的将面对课程体系的设计、学生选课、排课、走班、综合素质评价等等挑战,都给教育信息化市场带来了新机遇。


回溯教育信息化发展,至今已有六年时间。


20123月,《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(2011-2020)》出台,对未来10年的教育信息化建设提供了指导意见和总体方向,提出要建立政府引导、多方参与、共建共享的开放合作机制。


同年,国家提出“三通两平台”工程建设,作为发展教育信息化的“地基”,“三通两平台”是硬件设施的打造,“三通”,即宽带网络校校通,优质资源班班通,网络学习空间人人通。


六年的开垦下来,“三通两平台”的建设已初见成效。


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底,全国中小学互联网接入率达90%,是五年前的3.6倍,多媒体教室比例达87%,实现了翻番。



同时,教育信息化市场规模也已非常可观。此前曾有分析称,服务K12的企业数量就在一千家以上。其中,年收入高的企业可达数亿元。


这些企业基本上是以ToB模式为主,商业模式相对固化。它们主要提供三类产品:工具、内容和解决方案。


梳理这个领域的产业链布局,不难发现,这三类产品,都是基于教育信息化政策需求而爆发出的生命力。


教育信息化行业以政策为导向,政府部门也是教育信息化的主要采购者。在当前阶段,“三通两平台”建设几乎是市场链条的发端。


在这样一个“传统”的行业,新高考或许将带来些许不同。


首先是在商业模式上。


事实上,在过去几年,随着产业的生长演变,不少ToB企业有心试水C端业务。


比如,有一个家校互动产品开放平台接入C端的产品,向家长和学生转化。然后最后看上去效果并不理想,原因在于,一是C端产品的体验并不理想,用户使用习惯没有培养等,其二则是这个看似开放的平台,并不开放,尤其是它“独特”的排序机制,是某种程度上“排外”的。




也有运行优良的企业,尝试孵化真正服务用户的互联网的产品,但是这个过程碰到的困难是难以想象的。首先面临的挑战,是如何从一个传统的科技公司调整成适合互联网产品发展的结构,还有如何平衡产品未来和现在现金牛的关系。


可以说,在上一阶段的教育信息化发展中,鲜有企业探索出ToC的商业模式。但这一局面,或许会会在新高考全面打开之后被打破。


新高考时代,有各类产品出现并不断探寻教育信息化新的商业模式。对于以ToB业务为主的企业来说,可以寻找机会,通过跟C端的资源整合实现产品效用最大化。


例如,学校里面的一体机、录播系统、智慧教室、VR等等设备,目前大部分是信息孤岛,彼此之间是不相互联网的,使用率也非常低。但这些设备在全国有惊人的覆盖率,能到达到大量的用户。B端设备是大数据的收集器,生产者,也可以是C端产品的流量入口,以ToB业务为主的企业可以通过角色优势实现转化。


虽然B端产品和C端产品有着天然的屏障,B端渠道为王,C端用户导向,两者的商业模式有巨大的区别,看上去是水火不相容的生意。


但是,通过B端的巨大用户基础来转化C端用户,这种尝试是成功。不论商业模式是否走得通,但对于用户,意味着更加丰富和更有价值的产品。而这正是促进行业快速发展的一大通道。



正如广发证券在最近发出的《新高考制度视角下的K12及教育信息化行业变化》报告中所说的,在新高考时代,教育信息化第一阶段的主要参与者占据绝对优势,因为它们拥有丰富的高校资源以及渠道销售能力,相比新进入者积累了更丰富的资源。



另外,企业推动产品入校,得到的不仅仅是卖软硬件的收入,更珍贵的是学生的学习数据。这些数据又可以创新变现形式。


July也很认同这两个观点。要知道在大数据时代,东西卖出去,收回来不仅仅是利润,还有用户的价值。


可以预期,新高考的春风,将催生资本市场的资源重新配置,催生一系列业绩稳步增长的“绩优股”。


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云班100有话说


新高考更加突出学生的个性化发展,如何选择学科组合、如何根据学生的程度因材施教、分层教学,也成为高中学校目前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。


云班牌是一款智能交互终端,安装于每个班级门口,内置校园信息发布、学生到校(走班)考勤、教学管理、走班管理、翻转课堂、德育评比、班级文化建设、个性风采、远程控制等功能模块,符合教育信息化2.0建设、新高考改革分层走班教学等政策导向。

    24小时客服
    400-829-8200
    客服咨询
    业务咨询
    扫一扫
    关注最新资讯